风暴注册 平台登录地址 娱乐官网
风暴账号注册:拜登赴欧忽悠盟友,"反华同盟"外强中干!
发布时间:2021-06-11
  文|张腾军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美国总统拜登9日将赴欧洲访问。这是拜登就职以来的首次出访 ,行程密集、重点突出,涵盖G7峰会、北约峰会、

   文|张腾军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美国总统拜登9日将赴欧洲访问。这是拜登就职以来的首次出访 ,行程密集、重点突出,涵盖G7峰会、北约峰会、美欧峰会及美俄峰会等活动。

风暴账号注册:拜登赴欧忽悠盟友,反华同盟外强中干!(图1)

   6月1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塔尔萨举行的纪念活动上发表演讲。新华社/路透

   拜登政府上台以来,将联盟政策置于其外交政策的核心位置,频频出击,试图通过重新激活和巩固同盟体系,加强对华战略竞争,重拾美国“领导世界”的地位。拜登欧洲行堪称拜登政府“联盟外交”的关键一战,也可视为对其组建“反华同盟”效果的一次检验。

  欧洲之行目标明确

   拜登行前专门在媒体撰文称,此行意在团结“民主国家”,兑现美国对盟友和伙伴的新承诺,展示“民主国家”应对挑战和威胁的能力,以实力地位“领导世界”。他称,美国将“专注于确保由推行市场经济的民主国家,而不是中国或其他任何国家,制定21世纪的贸易和技术规则”。

   很显然,拜登此行的重要目标还是中国。 拜登政府上台以来拉帮结派,煽动新一轮反华高潮,怂恿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对华更加强硬,间接导致中欧投资协定暂时搁浅。

   乍一看,拜登政府的“联盟外交”似有多方呼应的效果,这或许也给了拜登此行继续炒作“中国威胁”、鼓吹反华联盟的某种底气。

   然而,国际政治的游戏从来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在对华问题上,美国盟友的盘算未必与美国在同一频道上。不愿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更不愿为配合美国反华策略而放弃在华利益,这是多数国家的现实考量。

  联盟攻势来势汹汹

   近4个多月来,拜登政府大肆笼络欧洲、亚太、中东地区三大板块的核心盟友,挖空心思向盟友示好,不遗余力寻求共识与合作。拜登政府的“联盟外交”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首先,“云外交”宣誓美国回归同盟体系。 特朗普时期,美国的盟友受到冷遇。而拜登甫一就职,便迅速与主要盟友建立联系,从周边到欧洲再到亚太,三周内与11个国家元首及北约秘书长通话,其中8个是盟友。美国国务卿、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国防部长等执政团队核心成员也没闲着,频频与盟国的外交安全事务官员电话互动。

   2月19日,拜登在重大国际场合中首次亮相,出席G7领导人网络视频会议与慕尼黑安全会议线上特别会议,高呼“美国回来了,跨大西洋联盟回来了”。

风暴账号注册:拜登赴欧忽悠盟友,反华同盟外强中干!(图2)

  这是2月19日在德国慕尼黑拍摄的美国总统拜登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线上特别会议的画面。新华社发(慕尼黑安全会议供图)

   其次,精心设计出访路线,步步为营。 3月,拜登政府高级官员开始出访,与盟国展开战略沟通与磋商。以国务卿布林肯为例,他先与防长奥斯汀访问日韩,随后在不到两个月内四次赴欧洲访问,足见拜登政府笼络欧洲盟友的良苦用心。5月底,布林肯赴中东多国试图调解巴以冲突,但始终偏袒铁杆盟友以色列。

   第三,停止退群,试图重振美国领导力。 拜登上台后立刻与特朗普时期的做法切割,宣布重回《巴黎协定》,停止退出世卫组织,重新确认对盟友的安全承诺,并有意淡化与盟友之间的分歧,暂停对欧关税战,放弃在“北溪-2”项目上对欧洲盟国实体的制裁。

   第四,加紧构筑对华战略竞争小圈子。 拜登政府将加强联盟体系同对华政策捆绑在一起,认为应对所谓“中国挑战”的最有效方式在于建立包括盟友和伙伴在内的对华“统一战线”。

   一方面,拜登政府以全球正处于所谓“民主和专制的十字路口”为口号,试图组建所谓全球民主国家联盟,煽动盟友在人权等问题上对华采取一致立场和行动。另一方面,在经贸、科技、军事安全等领域,拜登政府试图组建各种小圈子对华施压,如强化“四方安全对话”机制、五眼联盟等,最大限度加强对华竞争。

  联盟策略外强中干

   特朗普时期,美国在保守主义、单边主义的孤立路上愈行愈远。拜登一上台就将“美国回来了”视为座右铭。但是,美国还回得来吗?

风暴账号注册:拜登赴欧忽悠盟友,反华同盟外强中干!(图3)

  3月16日,在日本东京,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右二)和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左一)与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左二)和防卫大臣岸信夫在会晤后的联合记者会后碰肘致意。新华社发(野木一广摄)

   首先,“美国回来了”的前提,在于美国能一如既往为盟友提供公共产品和有形支持,否则一切只会陷于空谈。

   拜登政府的执政环境可谓内外交困、积弊缠身。拜登政府将主要精力放在整理内务上,推出规模巨大的“美国救助计划”“美国家庭计划”“美国就业计划”,试图缓解疫情、复苏经济、弥合党派分歧和种族矛盾,带领美国“重建美好”。这一系列举措需要耗费大量政治和物质资源,需要克服巨大的内外障碍,且落实前景存在高度不确定性。

   在此背景下,拜登政府对回归并领导盟友体系的种种承诺,很可能“口惠而实不至” 。

   第二,“美国回来了”的必要条件,在于假设历史可以重演,然而世界早已不是那个世界。

   拜登政府的主要套路是向盟友灌输一个理念,即世界虽然发生很大变化,但美国领导下的同盟体系可以修复如初。然而,历史车轮滚滚向前,百年变局之下的世界格局加速演变。联盟体系的本质是过时的冷战思维,借助少数国家联盟来继续主导世界的企图不可能得逞。

   第三,“美国回来了”的坚实保障,在于盟友仍然坚定团结在美国周围,但事实上盟友对美国心怀疑虑。

   特朗普极具破坏性的外交方式令同盟体系出现裂缝,盟友失去了对美国的信任,纷纷加强战略自主、另谋出路。尽管拜登政府誓言回归同盟体系,但深重的内部危机与四年一次的政策反复,令盟友对拜登的执政前景难言放心。 主要盟国领导人默克尔与马克龙均表达过对美国外交的保留意见,强调欧洲的战略自主。

   重圆的破镜终究是破镜,信任的修复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拜登想象中的朋友圈或许还在那儿,但盟友们已经渐行渐远。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监制:包尔文 闫珺岩

责任编辑:千帆